loader image

社會住宅租金之亂,中央、地方不同調

20201204-13M-P1

IMAGE from 臺北市政府

**此篇文章提供口述音檔,請登入解鎖收聽**

位於臺北大同區的明倫社會住宅於2020年12月初爆出政府定價3房租金超過4萬而引起價格爭議,臺北市長柯文哲為了緩頰輿論於是出面澄清,會做出這樣的規劃是為了翻轉普羅大眾對於「社會住宅都住窮人」的偏見,不過此番言論卻引起更大的風波。

總統蔡英文於同月4日對此事作出回應,她表示,政府希望透過危老都更及興建社會住宅,提供民眾良好的居住空間,它的目的除了要提供價格相對合宜的租金之外,還要提供多種不同的意義跟社會功能。

柯文哲為何會將理應提供給相對弱勢的社會住宅定下高額房租,這樣不就反其道而行了嗎?為什麼他會這個麼做?那麼你對於社會住宅又瞭解多少?

IMAGE from 蔡英文FB

社會住宅自償性,疑難雜症的濫觴

根據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指出,社會住宅(Social Housing)起源於歐陸,因工業化革命而出現大量的貧民窟,出於人道主義的觀念,從教會、民間慈善團體提供低廉租屋,之後延伸出其核心價值——國家有責任與義務確保每一位國民都有居住權,採用「只租不賃」、「可負擔的房租」、「弱勢優先」的原則來執行。

社會住宅作為安全網首要考量的便是救助性,也就是讓弱勢族群住得起,租金勢必得相對低廉,而財務方面注定需要制定大量補貼的相關政策,然而臺灣於21世紀才開始興辦的社會住宅卻反其道而行,高度強調「自償性」,導致社會住宅的租金普遍偏高,使得大部分真正的弱勢族群被排除在體制之外。

例如,蔡英文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提出以「政府興建為主」、讓人民能夠更輕易擁有居住的房子的「安居三策」(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、健全租屋市場、不動場持有稅全面改革),但是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也表示,希望社會住宅不要動用公務預算,更表示能少編就盡量少編。

如今4年過去了,截至2020年5月,新建社宅的目標12萬戶,目前只有4.6萬戶,完成率僅38%,居住的問題並無明顯地改善,其中社會住宅甚至超過9成是仰賴地方負責,現在興建設宅的戶數幾乎全部都是靠臺北市在支撐,根據內政部統計,過去4年臺北市包辦的社宅接近兩萬,將近全臺的一半,這樣的狀況使得中央和地方不同調,影響社會住宅的推進。

IMAGE by harryho34 from Pixabay

建構財務永續,守住社會住宅的核心價值

弱勢無法受到政府的補貼照顧,也無力自行負擔租金,因此臺灣如果要落實推行社會住宅,資金來源是最重要的問題。

借鏡各國的社會住宅經驗,早期大多是透過大量的財政補貼,讓弱勢能夠負擔社會住宅的租金,也未見各國家以租金作為社會住宅主要的財務自償機制,而是採取多元的財務經營模式,以荷蘭和法國為例,都是藉由市場住宅、商場、停車場等項目收益,來補貼興建資金。

回到臺灣的社會住宅議題,首要任務就是要建構財務持續的機制,另外政府必須拋棄社會住宅「自償性」的概念,進而修正相關的政策法規,才能夠守住讓弱勢住得起的核心價值。

#社會住宅 #自償性 #安居三策
#看文章學英文 | 社會住宅 Social Housing
讀時事還能學英文,就到FUNDAY去!
抽五萬現金&iPhone12

分享此文章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email
0 則留言
Inline Feedbacks
閱讀所有留言
Scroll to Top

想看更多好文章?

立即免費註冊
即可發表留言
聆聽文章音檔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全功能訂閱服務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
全功能訂閱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