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er image

【心理勵志】順應本性毋須困窘,活得像隻毛毛蟲

1006-09ME-P1

IMAGE from Piqsels

有時候出門得早,在學校附近吃的早餐。

颱風過後,有入秋的感覺。坐在戶外的小板凳吃早餐,不會吃得一身汗。

當我吃著油條,我看見地上有條豔綠色的毛毛蟲。毛毛蟲只剩下半截身子,我大膽推測牠死了。

在初秋死去,不知道牠會在哪個季節投胎。

Photo by secildegirmenciler form PxHere

良知讓人自責,可避免盲目能夠承擔責任


我想到這個世界上,並不是每個人死去,都有人知曉。有些人死去之後,他們的屍首被發現,然後發現的人叫人來處理,這些屍首的命運,大概就是被當成垃圾處理。

人死後的軀體,到底算不算垃圾呢?

這可能要看垃圾分類的規定,這個規定是人訂定的,可以改變。

想想「規定」這個概念,就是一個充滿人類意志的概念,世界上沒有哪個規定不是人訂定的,而所謂「人」訂定的,這個「人」指的也是少數人。

人本心理學家馬斯洛(Abraham Harold Maslow)在著作《需要與成長:存在心理學探索》(Toward a Psychology of Being)批判實驗心理學(編注1)時,提及人的心理「正常」或「異常」,乃是少數人制定的標準。按照這個標準會出現很多問題,就像納粹眼中的猶太人,或者一位有家庭暴力的父親對孩子的指責。

在人們反思規定之前,他們已經服從了某些規則。

就像在咨詢中,我們經常見到某些來談者,當他們還是孩子的時候,他們對父母的批評照單全收。他們一方面懷疑父母對自己的指責,另一方面又不自覺的接受了這些批評,選擇在自己身上找問題,而不是去質問他們的父母。

有些孩子就在這個過程中長大,把自我懷疑內化為自我評價。他們會在面對他人批評時,不自覺得認同對方,幫對方指責自己。

指責自己向來是痛苦的,那等於我們在跟自己說:「我不夠好。」

指責自己的痛苦,其存在並非完全沒有價值。比如有時我們指責自己,那是因為我們對自己有要求,我們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。

有時我們指責自己,在於我們有良知,我們確實有時做得不對,這時自我指責使我們避免盲目,使我們能夠擔起責任,這是成熟的表現。

但有些指責來自外在,來自他人的標準,來自他們要把我們塞進不屬於我們的容器當中。我們很難受,卻忘了掙扎與反抗,這種痛苦尤其讓人難受,因為這種痛苦往往難有結束的日子,因為我們把結束的權利交在別人手上。

IMAGE from xFrame
圖說|人與人之間悲苦的原因都不同,但悲苦的感受是共通的

絕對公平如絕對自由是概念而非現實物件


最近恆大爆出財務危機,有些地方的恆大樓盤(編注2)延後交屋的時間,出現停工的跡象,引起一些民眾恐慌。

儘管身邊的人都認為,一線城市不大可能出現類似的情況,但上海也是有爛尾樓。顯然拋棄負資產,是一種求生之道,就像壁虎斷尾求生。

壁虎斷尾求生,牠會緬懷牠的尾巴嗎?也許當斷的時候有遺憾,但當新的尾巴長出來,舊有的尾巴就被遺忘了。

這對舊的尾巴公平嗎?拋棄已經失去作用的東西,這本身就是一種自然規律,無所謂公平或不公平。

公平或不公平,僅存在於人類的世界,是人類一種特殊的感受。絕對的公平就像絕對的自由,是概念而非現實物件。

毛毛蟲的屍體、人的屍體、爛尾樓,都是現實中的物件,死掉之後被扔掉或是焚燒,無所謂公平或不公平,其服從的是某種物理學上的合理。萬物的生滅和滅生,都在物理世界生成變化的規律之中。

除了對少數人而言,大體這很公平。

不公平,充其量是少數人對他腦海裡的那個人,對那個人的印象所擁有的獨特定義。這個定義來自他對這個人的感受,這個感受只對這個人是實在的。

所以公平或不公平,是一種理性判斷的產物嗎?可能只是感受,而且是個人感受而已。

人與人之間悲苦的原因都不同,但悲苦的感受是共通的。

有些人看起來為別人悲苦,實際上是為自己悲苦,他個人為自己的悲苦,因為別人的悲苦而被感染了,被引發了。

這讓我想到日常生活中,並不是每個人都善於傾聽,尤其當傾聽的對象撕心裂肺的吼著、哭著、叫著的時候,總會讓一些人生出畏懼之心,這時他們原本的同理心就消退了,進而殘存著「困窘」的感受。

困窘的感受被引發,我們就無法進行其他更有深度的思考。困窘還會遮掩我們同理心的生發,這時我們忙於關注自己,無暇分心去關心其他人,儘管眼前這人的處境極為悲慘,是我們平時忍不住憐憫的對象。

困窘,很可能是因為我們從小被教育,不該在人前露出脆弱的一面。露出這一面,意味著給大人添麻煩,還會被大人說是糟糕的、不應當的。

IMAGE from xFrame
圖說|我想哭,可是我不可以哭

有些人把表達悲傷的權利視為不好的東西

不少孩子都有這個經驗,在哭泣的時候被某些大人喝叱:「不許哭!」,有些大人還會給喝叱加上一些嘲諷的形容詞,比如:「大男人哭哭啼啼的,像個小女生。」

當我們被這種觀念說服,我們把自己表達不快樂的權利取消。這時,當我們看見別人肆無忌憚的表達不快樂,就會引發我們內心的困窘,我們內心的糾察隊告訴我們眼前這人的舉動是「不應該的」。可同時,我們內心又會陷入糾結,因為我們的直覺需要這種不應當,我們那些被迫認下,而非真心承認罪責會轉變成困窘的一部分,刺探我們內心深處自我懷疑的本能:「我想哭,可是我不可以哭。」

我們都遺忘了本能,在於本能在某些人的標準中是不好的東西,就像有些人把別人表達悲傷的權利視為不好的東西。

實際上,那些要孩子不許哭的大人,很可能只是面對孩子哭泣時會手足無措,出於困窘而對孩子胡言亂語的大人而已。可是有太多人在困窘之後,在胡言亂語之後忘了道歉,也沒有勇氣去乞求孩子的原諒,最終導致孩子沒有學會接納自己,只繼承了原本可以避免的困窘。

毛毛蟲死了,我凝視牠的身軀。我想牠不會再有快樂,也不會再有不快樂的感受。

牠曾經熠熠於這個自然界,以牠的方式謀求幸福,不用為了滿足世俗標準而活。我內心忍不住對牠投出一個疑問:「你想過買房嗎?應該沒有想過吧?大自然都是你的樂園,房子不是你的必需品。你想過結婚嗎?應該沒想過,你順應繁衍的本性,而不是順應人類制度……」

想著想著,我發現我有點羨慕這條蟲,因為我雖然是人類,但最終我也將變成一塊腐肉。既然我和蟲子有相同的結局,對於中間的過程,我到底在計較什麼呢?為什麼我要在中間的過程受苦呢?

蟲子不會回答我,牠死了,牠死了,牠死了。

而我,在路上。



編注1:把心理學假定為可採用實驗方法處理的自然科學就稱為「實驗心理學」。
編注2:樓盤就是房地產,為香港不動產買賣時所用話語。通常可指居住單位或高樓大廈也能是房子、地皮甚至小至停車位等等,也可泛指與房地產有關的產品。



#健康樂活 #心理勵志 #高浩容 #自責 #困窘 #良知
#看文章學英文|Caterpillar毛毛蟲

讀時事還能學英文,就到FUNDAY去!

🔖快樂購書去|https://reurl.cc/5rYZgG

關於作者|高浩容


輔仁大學哲學系博士、台北市立大學教育班博士。曾任臺灣哲學這諮商學會監事,哲學諮商師。
已出版二十多本暢銷書,於《優家畫報》、《現代家庭》、「壹心理」、「ONE·一個」等多家媒體平台撰寫專欄,作家。

自謙個性非成熟穩重、斯文風趣,只是個坐在人前,腦袋泡水,眼皮眨得漫長如冬夜的男子,以哲學細胞和諮商經驗,苦熬多年 只為識破人生道理。但愛是什麼,他和你一樣在尋找。

☀部落格|http://blog.udn.com/linengreen/article
☀臉書|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inengreen
☀e-mail:studiomowen@gmail.com
近期出版品《別害怕當個流淚的大人

分享此文章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email
0 則留言
Inline Feedbacks
閱讀所有留言
Scroll to Top

想看更多好文章?

立即免費註冊
即可發表留言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全功能訂閱服務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
全功能訂閱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