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er image

當小學生開始化妝,對成人意味著什麼?

0930-57KE-P1

Photo by Misha Voguel from Pexels

有天我在逛商場的時候,看見商場中庭正舉辦一個兒童街舞的比賽。這時有個一身螢光裝束,頭髮抓得像刺蝟,臉上塗滿化妝品的小女孩走到我旁邊,叫了聲:「高老師好!」我一時沒認出眼前的孩子,跟她交談幾句,才想起是我在某間小學教書的學生。

截圖自Netflix官方YouTube
圖說|Netflix舞蹈長片《小可愛》(Cuties),因劇中女童們的造型太過成人化,引發作品是否物化兒童的激辯

兒童曾是成人所有物可買賣的財產

小女孩和其他舞蹈班的學生,都來參加今天的比賽。他們每個都穿得像專業舞者,髮型、化妝都像小大人。當我在欣賞孩子們演出時,我身邊其他大人,有的對台上孩子指指點點,抨擊把孩子化妝化得「沒有孩子樣」,簡直不倫不類。我想起平常也會在短影音上看見一些孩子,他們被父母打扮成各種模樣,影片的評論區也會引發一些網友的非議。

化妝這件事跟年齡有關嗎?反觀兒童史,成人對兒童的視野在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轉變。

法國兒童史家阿利埃斯(Philippe Ariès)在著作《兒童的世紀》(Lenfant et la vie familiale sous lAncien Régime)裡談到,19世紀以前,並沒有我們現今的兒童觀念。所謂兒童,在成人眼中就是「縮小版的成人」。當我們看19世紀之前的繪畫,不難發現有些孩子確實穿著就像個小大人。好似擺脫嬰兒時期後,兒童的裝束和大人沒有什麼區別。

換言之,兒童觀念的出現是19世紀的產物。在那之前,兒童被視為成人的所有物,可以買賣的財產,所以兒童觀念的出現,使得兒童真正被人們視為獨立且應該被尊重的個體,這是人類文明重要的進展。

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瞭解到,兒童化妝這件事,就像兒童的服裝,向來都是成人的作品,因為兒童本身並沒有買賣、製造服裝和化妝品的能力。有些成人喜歡給雙胞胎買一樣的衣服,覺得這樣特別好看,這和成人給兒童化妝,覺得這樣好看,其實意思一樣,都是成人對兒童展現權力的方式。

Photo by form PxHere

兒童通過模仿獲樂趣和成人權力感

換句話說,當成人沒有把兒童當成獨立的個體看待,他們就會想要在他們身上搞點花樣。從歷史角度來說,給兒童化妝其來有自,並不是現代產物,從兒童心理角度來說,也有好奇的天性。有些孩子小時候會偷穿大人的衣服,比如打上爸爸的領帶,穿媽媽的高跟鞋,也包括動用成人的化妝品。

這除了模仿的特性,兒童通過模仿大人來獲得一種成長的樂趣,除了獲得「我也是大人了」,進而想像過大人的生活,更重要的是獲得「成人的權力感」。成為大人,對孩子來說就是獨立的象徵,是一種擺脫依賴的渴望。

另一方面,人有好奇心,也有愛美的天性。撇開化妝,有些孩子對於穿著打扮都有他自己一套審美講究。愛美本身,是一種自我價值感的坦露。比如孩子在兩、三歲的時候,他會把自己覺得美的玩具、衣服和東西show給大家看,但這時兒童還不明白這些東西是「外」物,兒童以為這些東西就是自我的延伸,所以他們展現的其實是「看吧!我很美」的這個我。

因此,兒童化妝本身既是歷史的,也符合兒童心理學在好奇、渴望獨立與愛美的天性。從這幾個角度來看,十分正常,並非壞事。

IMAGE from xFrame

妖魔化兒童化妝是另種成人操弄暴力

但化妝脫離兒童的本真性時,我們便要注意。一代巨星小甜甜布蘭妮(Britney Spears),曾經紅遍全世界,直到後來因為精神問題出了幾次洋相,大家才注意到,布蘭妮背後有位可怕的父親,長年操控布蘭妮,逼迫她工作、賺錢,卻不給她應得的報酬和尊重。布蘭妮的情況並非特例,有些成人不尊重孩子的主體性,就像19世紀以前的成人,他們把孩子當成自己的財產,不給孩子自我發展的機會。

回到化妝這個議題,兒童愛美很正常,這是人的本性。我們不要把兒童化妝妖魔化,因為強迫兒童不「該」化妝,這又是另外一種成人操弄兒童的暴力。但是兒童化妝,需要注意下列幾種情況,才能給予兒童心理足夠的保護和支持,讓化妝成為兒童成長的正向力量,而非負面打擊。

一、陪伴兒童進行探索

禁止兒童順應他的好奇心,往往只會給兒童帶來反效果,就像我們不希望兒童一個人去河邊玩水,那麼我們要教育他為什麼不能去,而不是一昧禁止。只是禁止,反而會讓兒童更加好奇。我們要讓孩子知道玩水可能造成的個人風險,包括失去生命、離開父母等等;同時也要教孩子學會游泳,讓孩子學會應對風險,而不只是逃避。

同樣的,當孩子對外貌和化妝用品感到好奇,我們可以讓孩子知道「大人為什麼要化妝」、「化妝可能帶來的好處和壞處」、「讓孩子體會一下化妝的感受」等等,讓孩子通過成人的講解,滿足好奇心,避免他因為自我盲目探索而受傷。

二、尊重兒童的意願

兒童天生有好奇心,但每個孩子好奇的程度不同。有些孩子可能很想嘗試化妝,但有些孩子不感興趣。化妝不化妝不是重點,重點是我們通過兒童的行為來幫助孩子成長的途徑,因此當大人自己出於個人意願,想要孩子化妝,這時孩子不想,我們要尊重孩子的意願。

強迫孩子化妝,或者打壓孩子化妝的意願,這都是一種心理上的暴力,這會讓孩子對化妝這件事產生誤解,進而對愛美這件事產生誤解。比如有些家長看見孩子化妝,就罵她像「小姐」,這都會給孩子帶來心理上的傷害。

圖說|日本小學生化妝的行為日漸普遍,引起小孩化妝是「展現自我」還是「大人間較勁」的討論

讓孩子拍短影音牟利,窩藏家長競爭心

三、以健康為優先考量

既然我們要引導孩子通過化妝來發展自我,在心理層面之前,我們要考慮生理層面的安全。我們要挑選不影響兒童健康的正規化妝品,而不是直接讓孩子用大人的化妝品,避免傷害孩子的健康。另外,讓孩子用他們專用的化妝品,過程中可以給孩子自己挑選的機會,這也給成人有機會讓孩子學習做選擇、審美等等方面的教育。

四、避免讓化妝複雜化

有些大人將化妝這件事,和其他事情連結在一起。比如有的大人是為了讓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孩子比美,裡面有家長自己的競爭心。這些和孩子自身意願、想法和感受無關的動機,都會讓兒童化妝這件事變得複雜,這些複雜不該由孩子來承擔。比如有些成人把孩子像聖誕樹一樣隨意打扮,拍短影音牟利,不管孩子喜不喜歡,也不管過度化妝會不會影響孩子健康,這就是一種複雜化。

讓化妝成為親子活動的一部分。無論是閱讀繪本、週末出遊、做家事等等家庭活動,都是親子之間增進情感,讓孩子在互動中自我成長的機會。化妝這件事也一樣,把握每個孩子好奇的機會,給予適當的引導,在過程中讓孩子習慣和父母一起探索生活的可能性,對每個家庭成員都很重要。辯證性的看待兒童化妝這件事,不要輕易用成人自己的好惡為孩子做決定,方能讓化妝這件已有千年歷史的人類活動,正向且積極的在我們的家庭流傳下去。



#家庭關係 #高浩容 #化粧 #小學生 #權力感 #自我價值 #家長
#看文章學英文|Subjectivity主體性

讀時事還能學英文,就到FUNDAY去!


🔖快樂購書去|https://reurl.cc/5rYZgG

關於作者|高浩容


輔仁大學哲學系博士、台北市立大學教育班博士。曾任臺灣哲學這諮商學會監事,哲學諮商師。
已出版二十多本暢銷書,於《優家畫報》、《現代家庭》、「壹心理」、「ONE·一個」等多家媒體平台撰寫專欄,作家。

自謙個性非成熟穩重、斯文風趣,只是個坐在人前,腦袋泡水,眼皮眨得漫長如冬夜的男子,以哲學細胞和諮商經驗,苦熬多年 只為識破人生道理。但愛是什麼,他和你一樣在尋找。

☀部落格|http://blog.udn.com/linengreen/article
☀臉書|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inengreen
☀e-mail:studiomowen@gmail.com
近期出版品《別害怕當個流淚的大人

分享此文章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email
0 則留言
Inline Feedbacks
閱讀所有留言
Scroll to Top

想看更多好文章?

立即免費註冊
即可發表留言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全功能訂閱服務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
全功能訂閱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