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er image

疫情悲歌,沒「家」街友何去何從?

0524-29K-P1

IMAGE by Leroy Skalstad from Pixabay

台灣疫情持續延燒,為了阻擋病毒傳播,民眾除了配戴口罩,也紛紛保持社交距離。但疫情也讓大眾與弱勢者的距離變得更加遙遠,特別是在疫情重災區台北市萬華,過去就飽受歧視與排斥的街友們,如今隨著疫情爆發,讓他們的處境更加危險與艱辛。

IMAGE by diGital Sennin from Unsplash

病毒不挑人,歧視迫得露宿街頭


先前有民眾因高燒倒臥在台北松山慈佑宮的祈福鐘下後身亡,當時有傳言稱該民眾是來自萬華的染疫街友,引發當地民眾緊張;所幸經確認後,發現死者身分是當地居民,且死因是敗血症而非染疫。但這起案例也暴露出疫情當下,人們對街友避之唯恐不及的情緒性反應。

長期關注社會議題、電視劇《做工的人》原著作者林立青,便疾呼「病毒不會挑人,但會找到這個社會最弱的點進行攻擊」,且因這些最容易被攻擊的點,難以有足夠的聲量,捍衛自己,而街友就是這波疫情以來,被汙名化最嚴重的族群。

試想,不能出國的街友,為何被貼上病毒的標籤?全國第三級防疫警戒啟動後,尚不完整的配套措施,又是如何壓縮他們的生存空間?而大眾又該如何幫助褪去標籤,協助度過這次疫情?

其實大部分街友並非遊手好閒,台大社工系教授鄭麗珍2013年調查251名街友後發現,高達8成的街友有工作,但平均月收入僅5,426元,無法支付房租,加上台北僅有的2個遊民收容所,因周邊居民抗議不得不設置在偏遠、又遠離捷運的新北市中和與萬里。這對缺乏交通工具,白天又需要做臨時工的街友來說相當不便,因此許多人不得不露宿街頭。

IMAGE by Chinh Le Duc from Unsplash

配套不足,壓迫街友生存空間


隨著疫情升級,許多街友不僅沒了工作,第三級防疫警戒發布後,所有廟宇、圖書館、運動中心、地下街與公有商圈等全都關閉,也形同扼殺了街友的生存空間。

這些場所對街友來說,是取水、飲食、休憩、如廁與洗澡的生活必須場所,如今街友不僅要面臨生存危機,還要承擔防疫破口的罵名。致力於協助街友自力更生的「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」發現,疫情對街友的衝擊比想像中嚴重,街友不僅要面臨收入歸零的困境,協會原本的幾個發餐救濟點,也因為防疫升級而關閉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在大眾爭買物資自救的當下,相關援助也跟著縮水,讓街友形同被遺棄的族群,僅能依靠公益團體勉力維持他們的生活。而這時也正是政府與社會上有餘力之人,最該站出來幫助街友等弱勢者的時候。

對此,台北市社會局除發放口罩、酒精與食物外,也提供安置服務,若街友快篩為陰性,就可入住街友收容中心。鄰近萬華的新北市板橋、新莊與中和等地,也由新北市社會局派員探訪,關心其健康狀況,並與其溝通,安排住進安置機構。

IMAGE by rejinaajes from Pexels

歧視歸零,疫情更快+0


不過,台北市議員秦慧珠先前接獲多位里長反映,疫情爆發後疑似有些萬華街友流竄到其里內,其中還有人不戴口罩四處遊動,顯見街友問題仍有改進空間。因此,包含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等公益團體,也努力加強對街友的照護,作家林立青也呼籲有餘力的民眾,可協助相關團體的物資募集與發放。

隨著連日來新增確診病例都破百,造成醫護人員龐大負擔,而這時只需要幾個小動作,不僅能幫助街友,也減少他們不必要的移動,進而間接減輕醫護的檢疫困擾,畢竟「同島一命」,沒有人是局外人,唯有不分身分、不互相歧視與指責,才能更快戰勝疫情。


#健康樂活 #街友 #遊民 #弱勢團體
#看文章學英文|Shelter 收容中心

♥讀時事還能學英文,就到FUNDAY去!

分享此文章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email
0 則留言
Inline Feedbacks
閱讀所有留言
Scroll to Top

想看更多好文章?

立即免費註冊
即可發表留言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全功能訂閱服務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
全功能訂閱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