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er image

爆米花時代結束?串流與後疫情時代的電影院

0503-03BE-P1

IMAGE by dbreen 43 from Pixabay

2021年3月24日電影《哥吉拉大戰金剛》(Godzilla vs. Kong )於院線上映之後,宛如疫情時代的戲院救世主,截至4月29日票房已突破4億美金,成為Covid-19疫情爆發以來最賣座的電影,但這是否能代表,命懸一線的戲院業者將重拾往日的榮景?或是在疫情趨緩的當下,民眾更願意前往戲院觀賞電影?

唇亡齒寒的電影片商與戲院業者


身在台灣的我們或許很難感受到全球戲院面臨的危機,即使如美國最大的戲院連鎖品牌AMC從2020年10月便開始宣布現金儲備即將耗盡,近乎面臨破產,只能透過增發 1,500 萬股股票填補窘境。雖然部分美國城市或州政府提供貸款救濟,甚至有房東願意降租,好讓戲院業者挺過這次難關,但仍有許多中小型戲院業者依然付不出房租,只好結束營業。

這種情況不僅影響到戲院生態,就連電影片商也深受其害,倘若電影無法在戲院上映,或是上映規模縮減,都會直接影響片商的營收。諷刺的是,一些在疫情前強烈反對串流電影的片商,此時卻成為串流電影的擁護者。

串流平台與戲院並非水火不容


面對「同在一條船上」的窘境,華納推出HBO MAX/GO串流平台,打出戲院與串流同步上映的鬼牌,讓市場發現串流與戲院並非水火不容。《哥吉拉大戰金剛》便是在這著險棋上映的電影,並揭示令人欣喜的成果,但包含HBO MAX在內,網飛(Netflix)、迪士尼+(Disney+)與蘋果電視(Apple TV)皆有數據不透明的情況,這些串流寡頭很少即時公布流量數據,外界僅能從財報一窺真實情況。

例如串流龍頭網飛日前發布2021年第一季財報,雖然獲利超過華爾街(Wall Street)預期,但原本預期這一季會有600萬新訂戶,結果卻不到400萬。網飛表示這一季缺乏重量級新節目,與發片時間青黃不接,才導致新用戶增加不如預期,而網飛的解決方式是砸下170億美元,發行更多重量級節目和在地化節目,例如拿下索尼(sony)旗下全部作品的版權。

此外,並非所有片商都能像華納兄弟(Warner Bros.)與迪士尼一樣投入大筆資金,建立自己的串流平台,也有像派拉蒙(Paramount Pictures Corporation)這類對串流興趣缺缺的片商,寧可面臨資金問題,也拒絕出售007新作《007:生死交戰》(No Time To Die)給迪士尼+與蘋果電視,堅持在戲院獨家上映,並豪擲1,000萬英鎊在2021年9月於倫敦舉辦於世界首映會。

IMAGE by gautherottiphaine from Pixabay

紅酒或爆米花電影院何去何從


與現在不同的是,電影誕生之初,在戲院觀賞電影是富人的特權,唯有富人才能進行這時髦的行為儀式,當時的戲院更像是高級沙龍或是俱樂部。若非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破壞了當時戲院的生態,讓戲院為求生存「降格」成平民娛樂,現在我們可能要穿正裝、啜飲著紅酒觀賞電影,而不是抱著爆米花與可樂。

而在如今戲院復甦仍不明朗,以及串流崛起的當下,戲院「退化」成過去富人的特權並非不可能,畢竟我們正經歷史無前例的經濟K型復甦--擁有股市投資能力和依靠工薪生活的兩種人群迅速拉開貧富差,上層人士和大企業繼續增長,中下層持續下探。

在富者越富、貧者越貧的情況下,誰能保證戲院在觀影習慣改變的後疫情時代不會專為富人服務?唯一慶幸的是,身在台灣的我們可能很難遇到這情況發生。



#消費生活 #電影 #串流 #經濟K型 #爆米花
#看文章學英文|Streaming movie 串流電影

讀時事還能學英文,就到FUNDAY去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朱冠宇

作者|朱冠宇

熱愛電影、搖滾與歷史,期許自己能活得像大衛鮑伊的社交絕緣體。

分享此文章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email
0 則留言
Inline Feedbacks
閱讀所有留言
Scroll to Top

想看更多好文章?

立即免費註冊
即可發表留言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全功能訂閱服務

並享 FUNDAY 英語教育30天
全功能訂閱服務